《大明王朝1566》严嵩为什么把戏班子送给徐阶?严嵩因此逃过一劫!

来源:蜀三川

《大明王朝1566》严嵩为什么把戏班子送给徐阶?严嵩因此逃过一劫!惠民网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说到《大明王朝1566》其实还是有不少人看过的,是真的太经典太经典了,是真的好看,所以没看过的小伙伴小编建议大家去看看,最近又有不少新问题小编看到很多人讨论,话说这个严嵩当时好像把价值二十来万两的戏班子送给了徐阶,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下面我们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!

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较难,我们先说说背景:

鄢懋卿巡盐归来,分赃不均,也预示着严党即将走到末路,在这一点上,吕芳跟嘉靖帝的想法是一致的。

而严党的倒台,也预示着三家平衡彻底打破,吕芳不得不为自己思考退路,于是才有了吐嘉靖帝御赐仙丹的情节。

保杨金水就是保自己,把仙丹给杨金水吃,就等于给他吃了一颗免死金牌,试想一下,象征着长生不老意味的仙丹给杨金水吃了,蓝神仙敢让杨金水死吗?

吕芳是暂时安全了,那么对于严党来讲,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?

一、

严嵩等人在府上优哉游哉地听昆曲的时候,吕芳跟嘉靖帝在精舍紧锣密鼓地算账,算鄢懋卿这次巡盐收上来得税的账。

嘉靖帝一开始的时候,是有些得意,为自己派鄢懋卿巡盐的伟大壮举而沾沾自喜:

“你现在明白朕为什么上回不追究严世蕃他们,反而派鄢懋卿南下巡盐了吧?”

他得意的原因也很简单,就是因为之前的巡盐只能收上来一百多万两,而这次鄢懋卿一下子就收上来三百三十万两。嘉靖帝对这个数目还是比较满意的,但是满意的同时也有一丝愤怒,那就是大明朝国库的钥匙都握在严党手中,别人要用钱,只能靠严党,这让他很不爽。

此时的吕芳心态跟片刻之前,截然不同,因为他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壮举,那就是嘉靖帝默许他把仙丹给杨金水吃。以吕芳跟嘉靖帝的默契来看,他是有了出路,自然也就有恃无恐了:

“主子圣明,奴婢还有下情陈奏!”

于是巴拉巴拉,把鄢懋卿巡盐实际收钱五百多万两,以及三条船开往别处的信息告知了嘉靖帝。果然就激起了嘉靖帝的愤怒,这下他铁了心要干掉严党了,既然要干掉严党,那么就要找一条利益最大化的途径:

“是该收网了,可还不是抄家的时候。”

其实很好理解,要想抄家利益最大化,最理想的情况是严党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时,突然跌落谷底,这就是嘉靖帝倒严的主体战略。

二、

可是要想稳住严党,那么严党死死咬着的一件事,就不得不做,那就是齐大柱通倭事件。

而这件事,嘉靖帝自然清楚这是无中生有,面对吕芳的火上浇油,也对严世蕃的行为产生了厌恶:

“他严世蕃的意思,朕的儿子也会通倭?”

只不过此时齐大柱的生死,决定了严党财产的行踪,为了利益最大化,嘉靖帝也就默许了齐大柱的死:

“那就让镇抚司先审,年前将这个人正法了,安他们的心,也断了他们的念想。”

或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,嘉靖帝发飙的时候,正在听昆曲的严嵩突然就坐起,眼角流下了泪水……

实际上,此时的严嵩已经感觉到危机降临,他知道问题点在哪,只是他控制不了局面了。当严党这条大船走到现在这个境地,他已经无能为力了,尤其是严世蕃要拿齐大柱通倭做大文章,严嵩感觉不妥。

昆曲确实好听,而且这个戏班子还是魏良辅闭门十年调教出来的新昆腔,鄢懋卿花了二十万两银子买来的,可谓相当难得。

当严嵩提出要把这个戏班子连夜送给徐阶时,管家反问了一句:

“只怕小阁老,鄢大人和罗大人知道了,会不高兴!”

由此可知,严嵩确实是控制不了大局了,洪水猛兽一旦无法控制,那就预示着灭亡,这一点嘉靖帝自己也清楚得很。

三、

那么,严嵩为什么要把戏班子连夜送给徐阶呢?

这就得看他在送戏班子之前经历了什么,他在送之前,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地御前会议,这场会议,奠定了后面剧情的发展。

我们来看看,嘉靖帝是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,跟吕芳二人唱双簧,忽悠严嵩和徐阶的:

一是,给了二人足够的优待,显著象征就是原先的绣墩撤了,换上了带燃烧的檀香木凳子,这玩意暖和,甚至不惜破坏精舍不能有烟火气的规矩。

其次肯定了严嵩手下人这次巡盐的功劳,而且还是冲着徐阶说的:

“还是严阁老调教出来的人能干哪,有了这笔钱,今年过年你也不会向朕哭穷了。”

徐阶显然不清楚嘉靖帝这是要干什么,但都是千年老狐狸,二十年他都忍了,也不差这一次,所以马上附和称赞。

再次,嘉靖帝转移方向,开始讽刺徐阶:

“抓了杨金水,派了个赵贞吉去兼管江南织造局,快年底了,五十万匹丝绸还没有织出一半。”

这句话跟刚才在严府,严世蕃说的话如出一辙,这倒让严嵩产生了迷茫,难道嘉靖帝跟严世蕃想的一样,对清流不满?

随后,嘉靖帝再次送严嵩大礼,询问到底是谁在陷害胡宗宪,并在徐阶解释那几个徽商的来历后,猛然打断:

“郑泌昌、何茂才都死了,账总不能记在死人头上吧!”

四、

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,严嵩越发的迷茫,徐阶越发的失落,当然,大招还在后面,嘉靖帝马上提到了海瑞,这个人背后的人还要给他升官,还举荐他到江西分宜去当官:

“赵贞吉还准了他的请……分宜是严阁老的老家,他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?徐阁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

这一招更高明,把矛盾继续往清流派身上扯,等于是质问徐阶,是不是你安排的,要想搞倒严嵩啊?

徐阶冷汗都下来了,哪里敢承认,况且他也确实不知道,而严嵩也迷茫了,这会不会又是一种试探呢,就像当初胡宗宪拿着账册来一样?

“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皇上认为谁该到哪里任职就到哪里任职。”

为了进一步迷惑严嵩,嘉靖帝让朱七还上演了一出苦肉计,详细过程前面讲过,这里略过。总之嘉靖帝表现出来的,就跟这句话说的是一样的:

“与海瑞有关就办海瑞,与别人有关就办别人!要是跟任何人都无关,就把这个祸根除了!”

当然,这句话就是说给严嵩听的,严嵩自然也明白,嘉靖帝的底线在哪里,毕竟海瑞牵扯到裕王,严嵩也得表态:

“臣以为通倭这件事绝对与海瑞无关!”

五、

最终,嘉靖帝也没有同意海瑞去江西分宜去当官,甚至还叫徐阶传话,以后裕王就不要瞎举荐人了,这就等于再次向严嵩示了好……

嘉靖帝这番操作,不仅瞒住了严嵩,也瞒住了裕王,齐大柱被杀,也就等于是死无对证,这更坐实了海瑞通倭,裕王受牵连的罪证。这是清流们所不能承受的失败,更关键是威慑力,前有周云逸的死,这有齐大柱的死,都是严党震慑其他官员的手段。

所以,齐大柱若能不死,也就预示着严党的重大失败,也必然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这也是后面剧情围绕齐大柱展开的原因。

而严嵩,这次御前会议之后,回到家就让管家把昆曲送给徐阶去,此举目的有三:

首先徐阶的屁股并不干净,他贪的并不比严嵩少,清流派就是下一个严党,唯一的不同就在于他们依附的对象不同,一个是未来的皇上,一个是当今的皇上。

徐阶做了这么多年次辅,跟严嵩配合的也算默契,严嵩之所以敢这么送,就等于之前也这么送过。这是一次示好的过程,以此来宣示二人要摒弃前嫌,恢复之前的默契,继续合作。

其次也是对徐阶的一次试探,毕竟刚才嘉靖帝召他们进宫,尚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把戏班子给徐阶,就是看看他的反应,如果他断然拒绝,那么严嵩必然要提起一百分的警惕。毕竟徐阶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公开表明跟严嵩决裂,甚至嘉靖帝闭关后,他们俩首次见面,徐阶还说离不开严阁老。如果徐阶没有拒绝,也就表明,刚才嘉靖帝说的那些话,至少在徐阶看来,不是为了倒严。

最后,严嵩也是对徐阶的一种“绑架”,要知道一个昆曲班子,每天的吃喝拉撒睡,都是需要银子的。徐阶能养得起这个大一个戏班子,自然表明家底颇丰,一旦嘉靖帝知道,心里会咋想。严嵩把徐阶跟自己绑在一起,也是警示徐阶,不要有所动作,不然损害的是双方利益。

更重要的是,严嵩没有留鄢懋卿的这份大礼,也为后来倒严不倒严嵩,打下了伏笔。

不过,从剧情上看,徐阶也没有拒绝,可见,严嵩的拉拢策略,还算是成功的。更重要的是,嘉靖帝的迷魂战术也成功了,严嵩确实没有料到后来的事情,不然不会安抚徐阶的……

不知道大家对严嵩送戏班子给徐阶这件事,有什么更深层次的看法吗?

版权所有© 惠民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