尔朱世隆是什么人?北魏末年最复杂的“小人物”

来源:摆渡翁

今天惠民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尔朱世隆:尔朱荣的继任者,也是北魏末年最复杂的“小人物”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公元530年11月1日,北魏傀儡皇帝元子攸手刃权臣尔朱荣,随后,北魏帝国与尔朱一族双双携手走向了灭亡。

尔朱荣是羯人(羯胡),而在中国历史上,与“羯”这个民族相联系的关键词基本只有两个:野蛮与杀戮。比如后赵皇帝石虎、“侯景之乱”的始作俑者侯景、“安史之乱”的罪魁祸首安禄山和史思明,他们都属羯胡。这是历史留给后人的一种刻板印象。

于是,提到尔朱一族,我们脑中总会习惯性的浮现出一个个肌肉健硕、凶神恶煞的杀人魔王形象。然而,任何一个古代家族的崛起都不可能只依靠一种形象,他们中总会出现几个“异类”。尔朱一族最辉煌时期所出现的那个最拔尖的“异类”就是一个“胆小鬼”——尔朱世隆。

尔朱世隆,字荣宗,尔朱荣的堂弟。他的“胆小”之名的由来正是源于堂兄尔朱荣给出的评价。

公元530年11月1日,北魏权臣尔朱荣在得知自己女儿与傀儡皇帝元子攸诞下一子后,匆忙进宫,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,这只是一场元子攸诱杀尔朱荣的骗局。

就在尔朱荣准备进宫前,他收到了一份提前告知他这是骗局的密信,密信中更提及元子攸准备诱杀尔朱荣的信息,发信人即为尔朱世隆。然而,尔朱荣阅信后的一句:“世隆无胆”,不仅误了自己的卿卿性命,也让后世人将尔朱世隆定性成了一个“胆小鬼”。

于是,“胆小鬼”这个人设,尔朱世隆一背就是上千年,后世史家对他的评价也多围绕“胆小”这一点来进行,但纵观他的人生,或许以“谨慎”二字来评价尔朱世隆会更合适。

尔朱世隆生于公元500年,亡于公元532年,一共只活了32岁。在历史中,他的前2/3人生根本是一片空白。

史书记载的尔朱世隆,最早出现在北魏肃宗元诩末年(元诩亡于公元528年)。这段时间,尔朱世隆在京城洛阳先后任直斋、直寝、直阁等官位,后被授封前将军衔,综合来看大概就是类似于家护卫队官员,且大概率属勋官,并没有实权。

由此,我们可以推断出尔朱世隆那消逝的二十年的两种可能性:一、成年后被派驻洛阳,成为了尔朱家族在京城的代言人。但从尔朱世隆并没有实授官职一点来看,这种可能并不大。二、幼年即北魏都城洛阳为质。显然这样的经历并不愉快,但这种可能恐怕更大。

公元528年,北魏肃宗元诩暴亡,尔朱世隆的堂兄尔朱荣发出了:“洛阳咋的了?我要去看看。”的诉求,当时北魏的实际掌权人胡太后怕了,于是派人试图劝阻尔朱荣大军南下,派去的这个人即尔朱世隆,这是史书中记载尔朱世隆干的第一件事情。

尔朱世隆到晋阳见到尔朱荣之后,尔朱荣因为仍坚持南下,于是试图将尔朱世隆留下。此时的尔朱世隆却根本没有“胆小”之举,他说:朝廷派我来,就是担心你兵进洛阳,如果你想去洛阳的话,留下我反而会让朝廷有所防备。于是,尔朱荣将尔朱世隆放归洛阳。

此时的尔朱荣和尔朱世隆都应该明白,这次尔朱世隆回归洛阳,面临的很可能将是死亡。

幸运的是,尔朱世隆的回归并没有遭遇死亡。至于,尔朱世隆回归洛阳后,是否对尔朱荣南进有所帮助,史书也没有记录。后来,尔朱荣自晋阳发兵洛阳时,尔朱世隆逃出了洛阳,投奔尔朱荣。

就这样,“胆小鬼”尔朱世隆以命相搏,为尔朱荣赢得了更为优渥的出兵时机。

公元528年4月,尔朱荣南渡黄河,立元子攸为帝,随后杀胡太后与幼帝元钊,发动“河阴之变”。开启了自己的权臣之路。

然而,身为权臣的尔朱荣却没有一点权臣的觉悟,他并没有在洛阳朝堂之上牢牢把控权柄,甚至依然为北魏帝国四处平叛,只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人,他就是尔朱世隆。

此时的尔朱世隆是尔朱家族在朝堂之上最大的代理人,傀儡皇帝元子攸的一举一动均在其监控之下,尔朱一族在朝堂上的利益,实际也均掌控在尔朱世隆手中。然而,手握权柄的尔朱世隆依然未显骄狂之态。

尔朱荣成为权臣之后,尔朱世隆的第一个职位为仆射,即尚书省主管,履任之后的行为,让无数鄙夷尔朱氏的世家都不得不加以记录。史书上是这么写的:尔朱世隆担任尚书仆射之后,担心自己无法胜任这一工作,于是将尚书省的卷宗都搬回了自己家,闭门阅读学习十天,他了解了自己该怎么干,才正式上任处理工作。

这是属于尔朱世隆式的“胆小”。这为尔朱世隆虽然博得了勤于政务的名声。

公元530年11月1日,尔朱世隆劝阻尔朱荣入宫未果,为自己赢得了“胆小鬼”的名声。后尔朱荣被元子攸斩杀,尔朱世隆再次展示了自己的“胆小鬼”的本质。

在元子攸针对尔朱荣的那场刺杀之中,有一个人逃了出来,即尔朱荣死党司马子如。这个司马子如也比较有趣,他逃出来以后不是仓惶逃跑,而是到尔朱荣在洛阳的家中,接了尔朱荣的妻子逃跑,倒是致自己家人不顾,当然,这仅是《通鉴》上的记载。

而在《魏书》之中,携尔朱荣妻子一起逃跑的并不是司马子如,而是尔朱世隆。且对逃跑的时间点作了明确的记录:当天夜里。“仓惶”吗?也许。

情谊还是野心?只看史家如何记录

对于尔朱世隆这种小人物,史书一般是不会作出什么特别丑化或美化的的包装的。但这一条在尔朱世隆身上并不适用。《魏书》与《通鉴》之上,对尔朱世隆此人大抵遵循了这样一个规律:你记录的我错过,你错过的我详述。

《魏书》之上,记载了尔朱世隆携尔朱荣家眷出逃洛阳的细节,尽显尔朱世隆与尔朱荣之间的情谊,这段在《通鉴》上是没有的。《通鉴》之上记载的情谊体现在后面,但《魏书》没写。

《通鉴》上只说,尔朱世隆出逃之后,纠集了军队进逼洛阳,向元子攸讨要尔朱荣尸体厚葬。这段《魏书》上也没有。

有趣的是,《魏书》与《通鉴》这一前一后两种尔朱世隆的情谊表达,《魏书》体现了尔朱世隆在私德方面的好,《通鉴》则更注重于大局上对尔朱世隆的定义——逆贼。

后来,在尔朱世隆围困洛阳之时,尔朱荣的堂侄尔朱兆率兵来援,随后攻破洛阳,生擒元子攸。尔朱世隆与尔朱兆两人联手立北魏长广王元晔为帝,元子攸后被尔朱兆绞杀于晋阳。此时尔朱世隆居中于洛阳,尔朱兆居晋阳。

之后,尔朱氏另一支强大军事力量尔朱天光所率大军回归,尔朱世隆又与尔朱天光联手废黜了元晔,改立元恭为帝。

后高欢起兵,一个名叫斛斯椿的反复小人进入洛阳,杀死了尔朱荣的实际继任人尔朱世隆。(这个斛斯椿又是一个绝对的小人物,但他却以四姓家奴的身份,最终博得了爵至王侯,官拜大司马,寿终正寝的美好结局。并且是北魏分裂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,关于他容后再叙。)

公元532年,尔朱世隆被杀,终年32岁。关于尔朱世隆的死亡过程,由于牵涉了他与尔朱兆、尔朱天光、高欢等人之间的复杂关系,因此一文难以尽述,只能在前节先简述。尔朱世隆去世之时,其军事实力与尔朱荣相去甚远,但当时他在北魏朝堂之上的地位可以说与尔朱荣是一样的,同属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权臣之流。

版权所有© 惠民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