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国能统一华夏,看看对官员的规定就知道了

来源:西岸风

战国的历史, 打仗是主旋律。

短短200多年的历史,大大小小的战争就有几百次,平均下来几乎年年都在打仗,而且有些仗一打就是几个月甚至更长,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,不打仗的和平时光,似乎是那么的不正常。

那么打胜仗靠的是什么?

很多人会立马想到强大的军事实力啊,谁不听话就教训谁,军事实力才是硬道理嘛,也有人会想到靠会打仗的将军,一只老虎带领一群绵羊也能打败一只绵羊率领的一群老虎。

确实,打仗是靠这些,但不仅仅是依靠这些,因为打仗打的是综合实力,一个诸侯国仅仅因为军事的强大,只是纸老虎,就像赵国一样。

进入战国之后,战国七雄里真正强大的只有秦国一个,因为军事强大离不开政治清明,商鞅变法后,秦国已在朝堂上打败六国了。

秦国能统一华夏,也不是侥幸而是必然,我们一起看看秦律对官员的规定就知道了。

秦律不止约束民众更约束官吏。

战国时期相比较山东六国贵族奢华糜烂的生活,秦国无论官员还是民众都显得十分淳朴、节俭,穿戴也很朴素,几乎没有多余的消遣,就连秦国的音乐都是很严谨的。

这一切并不是因为秦国在日常教育中做了多少宣传,也不是秦国人民的觉悟有多高,而是因为法令的严苛,商鞅可以说是强秦的开创者,他几乎把国家管理的方方面面都做了规定。

除了我们印象中”连坐法“等是约束民众的,其实对于官员的约束要远远多于民众,民众只需让自己不触犯秦律就好,而官员还需要被考核。

秦国官员办事处理案件讲究的是也是高效(史料记载:无宿滞,不敢留),也就是说无论处理什么案件从不积压,要做到“百事不留”的水准,这就大大提高了秦国官府办事效率。

官员考核标准相当严苛。

在秦律的约束下,秦国官员基本形成了一种除了办公就是回家的生活习惯(史料记载:出于其门,入于公门,出于公门,归于其家),简直没有夜生活而言。

秦律中还明确规定,官员如果需要调岗,那么你只能自己去,想带着自己的幕僚,这是没可能的,这也就从根本上杜绝了结党营私,保证了官员的廉洁性。

官府中的资金,官员也不能私自借用,并且只要是官府的东西,都刻有专门的标记,偷偷用也不行,因为周边人的眼睛都瞪着的,被发现一次,头顶的乌纱帽就没有了。

不仅如此,对于官员吃饭的标准,秦律也做了规定,四级以下的爵位,每天精米一斗,酱半升,肉、菜各半食,随行人员只有精米半斗,给这些低爵位驾车的人,那就更少了,只有三分之一斗精米,你想多吃,那是没有的,吃不饱,那就只能建功立业,提升爵位了。

所有的官员都会被考核。

秦国不同的官员考核的标准也不一样,当多大的官,拿多高的俸禄,做多大的贡献,担多大的风险,这是成正比的关系,而六国就不一样了,这个是呈反比关系的。

比如制造称的官员,如果这杆秤的误差超过了七分之一两,也就是千分之八左右,那么不好意思,你得上缴一个盾牌作为惩罚,如果这杆称是用来称贵重物品的,比如黄金等,那么误差不能超过千分之一,不然你还得受罚。

再比如要修建一段城墙,结果这段城墙还没一年就塌了,那么不好意思,不仅掌管修建城墙的司空要受到处罚,他的上级也有连带责任。

这样就能看出,秦律已经把你能想到钻空子的漏洞都做了相应的处罚,损公肥私这也成为了秦国官员无法操作的模式,当然你可能会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,但严苛的秦律官员不敢轻易尝试。

秦律对官车配给也有规定。

政府机构的职能会赋予不同人不同的职责,你以为秦国的小官吏没有标准那么就错了,因为这些人也有考核的标准。

比如帮助官府收税的小官吏,当你收税时,要立即投进容器里,并且还要被交税的人看着你投进去才行,再比如为官府养牛的人,假如没养好,牛死了,那么你就要收到处罚,假如这些母牛没有生下小牛,那么也要受到处罚。

除此之外,秦律中还规定了官员乘车的标准,十人以下的机构,官府会配给一辆牛车,十人以上的才享有配备马车的权力。

假如这些官府的马在外出时,一不小心死了,那么你就必须要把死马交回到县里进行处理,你如果觉得马都死了吃了吧,那么不好意思,你又犯法了,要被处罚。

版权所有© 惠民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