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春天豆瓣评分8.0,它凭什么重新定义国产青春片?

来源:巴塞电影

原标题:豆瓣8.0,它凭什么重新定义国产青春片?

自打《狗十三》开始, 巴塞君对「国产青春片」这个类型,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本周,又一部同类型影片来袭,甚至大有重新定义青春片的趋势。

看这一份闪亮亮的成绩单,足以吊起你的胃口。

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新生代单元 最佳影片提名

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费穆荣誉 最佳影片、最佳女主角

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新导演、最佳新演员提名

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单元 提名

2019年都柏林国际电影节影评人奖 最佳剧本

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,就是这部今天上映的青春大作——

过春天

The Crossing

导演: 白雪

主演: 黄尧 / 孙阳 / 汤加文 / 倪虹洁 / 江美仪

春天?难道说谁的青春还跟斗地主有关?!(春天:指一次性把牌全部打完)

巴塞君掐指一算,这片不简单,吐槽似乎有了新素材。于是抱着批判的心态,走进了影院。

万万没想到,这一仗,本君铩羽而归,怅然若失地捂脸“真香”,还想给刷波666。

《过春天》虽然是导演白雪的处女作,但一出手就震惊了江湖。

首映过后,包括导演李睿珺、演员闫妮、白百何、编剧史航等人在内,为其疯狂打call。

此后口碑持续发酵,豆瓣也稳定在了8.0的高分。

”过春天“和斗地主没啥关系,是一句走私行业的黑话,意思是”躲过海关的追查,成功把货带走“。

今年1月1日,《电商法》正式实施,代购迎来了寒冬,一段疯狂的走私浪潮画上休止符。

电影以女主角佩佩“单非”的身份,冒险“走水”为切入点,讲述一段亲情、友情与爱情交织的故事。

”单非“和“双非”是近些年才出现的词,大部分人可能对此都比较陌生。

前几年政策宽松的时候,在香港出生的婴儿可以直接拿到香港户口,享受12年免费双语教育,以及一系列医疗和签证福利,因而吸引了不少内地孕妇赴港分娩。

而“单非”是指父母其中一方系香港人,另一方是内陆人。“双非”则是指父母双方都是内陆居民。

于是,居住在内陆,选择在香港念书的“单非儿童”,凌晨起床,坐上两三个小时的地铁过关念书成了他们的日常。

两个城市,双重身份,一边说粤语,一边说普通话,一边写简体,一边写繁体。

主角佩佩像是连通两座城市的桥梁,性格敏感倔强,自卑又冲动,渴望归属和认同。

青春的那点情绪与本土化的故事融合在了一起,友好地调和了文艺调性与商业娱乐性,表现得既委婉克制,又不乏对现实的深度反思。

难得的是,影片虽脱离了校园,却没有单纯地说教,而是用故事说话,抽丝剥茧地把人物内心展现出来。

每个人的青春都会过那么一个地方,迈过去了,就是春天。

其实,影片的原名本叫《分隔线》,指的应该是香港到深圳的分界线。

但导演觉得有点太直白,粗剪的时候朋友提议”过春天“,她觉得很好,朦胧间有些许诗意和惆怅,便替换上了。

深圳河隔开了深圳与香港

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之后,导演白雪做了十年的全职妈妈,经常穿越深港两地进行调研,单是调研报告达就长达几万字。

在没有投资兜底的情况下,剧本沉心打磨了两年。

期间,她也曾遭受过导师的语言暴击“你要不然回家带孩子吧”,但出于对电影和题材的热爱,她坚持了下来。

事实证明,她的执着得到了回报,虽说是大荧幕的处女作,完成度却很高。

不难发现,除了在《武林外传》饰演祝无双的倪虹洁,TVB的老戏骨江美仪,主演团看得都挺眼生。

俗话说的好,牌不在大,专业就行。

恰好,主演们的演技都很耐打。

女主的扮演者黄尧是中戏毕业的90后,开拍前,人物感受分析写了三四页,踏踏实实钻研细节。平遥国际影展上,一举拿下最佳女演员奖。

男主孙阳其实也算不上新人,此前还参演过中版的《深夜食堂》,香港出生的他,尤其契合角色的气质,算是本色出演了。

TA们一穿上校服,那种独属于学生仔的青涩劲儿,一点也不含糊。

除了导演和演员,其背后的主创团队也很亮眼。

影片中有很多场景都是海关实拍,要知道,海关那种地方,拍照打电话都是不允许的,轻则罚款,重则遣返,更别说是摄像。

说到这,就不得不提一下负责打辅助的制片人贺斌。

不仅为片子保驾护航,还成功说通了海关。

他既是导演的先生也是校友,在发布会上,两人当众撒起了狗粮,白雪说“他十年投的最好作品可能就是我吧。”

美术及造型指导由张兆康亲自操刀,他曾凭借《摆渡人》夺得第54届台湾金马奖的最佳造型设计。

片中的人物造型可以说是精细入微,小到女主手腕上的一个橡皮筋,一个手机壳都有讲究。

音乐上,请来了高小阳坐镇(《无证之罪》音乐总监),他的涉猎十分广泛,各种类型通吃,能够把控不同的音乐风格,尤其擅长渲染人物情绪。

他对女主佩佩不同的心理层次的配乐做了升级,电音出色适配剪辑节奏和人物性格,让片子多了一股猛劲儿。

也正因如此,电影无论从制作还是故事节奏上来看都把握得不错。

导演白雪对此非常感慨——

“我真的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做这部电影,十年没拍东西我挺紧张的,但是有他们在身边我很踏实。”

色香味俱全,这一盘“菜”,炒得是一个诚意满满。

看着电影一步步成型的监制、第五代导演田壮壮最后也忍不住站起来,举起了90的高分牌,喊话白雪“快回去写新剧本。”

面对国产青春片的尴尬困境,他却表示十分看好《过春天》的前景——

“《绿皮书》的票房(3亿)说明好电影还是有春天的,好电影不应该被错过。”

2018年,中国票房突破了600亿大关,毫无疑问,国内电影市场正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。

但能够沉下心,认真做好电影的,不多。

国产青春片快速崛起,席卷市场以来,《致青春》7.19亿的票房标杆至今无人能破。

此后,就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,套路式的”疼痛“青春片一边背负着骂名,一边收卷割着过亿的票房。

然而诸如前两年《闪光少女》这种比较走心的影片,因输在了名称和宣发海报上,最终仅拿到了6485万票房。

市场是残酷的,除了影片本身的成色,档期、排片、流量、宣传等等都是成就票房的关键要素。

稍不注意,就容易夭折。

而坚守创新需要时间成本,台上有再好的腔调身段,没有捧场的观众,市场便只会对经历过票房考验的老套路“投怀送抱”。

如果看腻了堕胎的青春,厌烦了无端的撕X情节,厌倦了公式般的罐头笑料,不妨多给有才华的中国年轻电影人多一点时间。

毕竟只有这一步跨过去了,贴上“国产”标签的青春片,才会迎来真正的春天。

版权所有© 惠民小程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