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树椰汁回应广告说了什么?椰树椰汁广告怎么了为什么遭吐槽

来源:上游新闻

近日,椰树椰汁新包装广告被网友吐槽低俗,质疑其虚假宣传,当地工商局回应称正在调查中。2月13日,椰树集团工作人员通过媒体回应从未宣传过有丰胸效果。代言模特徐冬冬11日也在微博上回应称自己言论无误。

椰树牌椰汁2019年新包装。 来源:微博网友

近日网络爆出,椰树椰汁更换2019年新包装,依旧延续以往“大胸美女”风格。新包装的瓶身上印有美女图片配文案“从小喝到大”,这波文案被网友纷纷吐槽低俗并有歧义,质疑其虚假宣传。据“时间视频”2月12日报道,当地工商局称情况属实,正在调查中。

据澎湃新闻报道,椰树集团工作人员13日回应称,公司从未宣传过有丰胸效果,都是网友找茬,“从小喝到大”这句话是代言模特徐冬冬本人说的,想表达的意思是从小时候开始喝椰树椰汁,不是说她的胸从小喝到大。椰树还称,与徐冬冬2010年就有合作。广告都是公司自己的创意。

2月11日,代言模特徐冬冬曾微博回应称自己言论无误,但该微博随后被删除。

《海南日报》版面截图。

徐冬冬提出“从小喝到大”的广告词究竟为何意?

上游新闻检索发现,《海南日报》曾于2018年2月15日8版刊发文章《为什么徐冬冬喜欢喝椰树牌椰汁,从小喝到大》解释到,“为什么徐冬冬喜欢喝椰树牌椰汁,从小喝到大?因为椰树牌椰汁坚持30年用新鲜椰肉鲜榨,不用椰浆加香精当生榨骗人。其实,不只是徐冬冬喜欢喝椰树牌椰汁,从小喝到大。全国各地有许多人都喜欢喝椰树牌椰汁,从小喝到大。”

近两年,凭借画风清奇的广告包装,尺度大胆的宣传文案,衣着暴露的代言人,椰树椰汁多次登上热搜榜,其在网络上掀起热议的同时也招致大量质疑。

椰树集团官网资料显示,椰树集团前身为1956年建立的国营海口罐头厂,1981至1985年期间连续亏损,濒临破产。自1986年,“椰树”在创始人王光兴的带领下,推行“破三铁”等四项超前改革,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天然植物蛋白饮料生产企业。

公开报道显示,椰树集团因广告低俗而多次被质疑。早在八年前其就因恶俗广告遭到批评。

据报道,2009年前后,椰树集团旗下多款产品的广告,如“老婆喜欢老公喝椰树牌石榴汁”、“怕不行,喝椰树牌石榴汁”、“木瓜饱满我丰满”等广告词,在社会上引发了巨大争议。有消费者呼吁应当将椰树广告归进扫黄打非范畴,不过也有人认为椰树产品消费者群体为成年男性,其宣传语无可厚非。

按照新《广告法》第五十七条规定,有发布“淫秽、色情”等禁止情形广告的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,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。同时,对广告经营者、广告发布者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,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热门资讯

赵本山儿子赵一楠近照曝光,现身售楼处看房,脸部圆润尽显富态

张嘉倪穿婚纱美翻众人,直言想办婚礼,老公却眼神尴尬不回应

奚梦瑶何猷君恋爱了吗?隔口罩接吻秀恩爱,嫁入豪门指日可待!

赵丽颖偷拍老公低调秀恩爱,冯绍峰的坐姿成了亮点网友炸了

范冰冰堂妹范朵朵近照罕见曝光,仙气十足美的像精灵(图)

红果果绿泡泡结婚生子了!红果果绿泡泡个人资料照片

中国模特李静雯是谁个人资料,ZARA丑化中国模特怎么回事

孙坚黄梦莹锁了什么梗,逆流而上的你孙坚黄梦莹结局是什么

布鲁诺去世原因是什么,布鲁诺个人资料照片去世怎么回事

ZARA丑化中国模特事件始末,ZARA中国模特被丑化图片曝光官方回应

猪坚强12岁了怎么回事?猪坚强什么意思近况曝光2019

范朵朵出道了吗?范朵朵近照曝光太美了,范朵朵范冰冰什么关系

ZARA回应丑化中国模特怎么回事?ZARA回应丑化中国模特说了什么

王牌对王牌致歉怎么回事?王牌对王牌致歉与关晓彤有什么关系

赵本山儿子赵一楠个人资料私照曝光,赵一楠看房身材发福很有老板范

应采儿否认怀二胎,应采儿为什么否认怀二胎?

刘德华自费申请怎么回事申请什么 粉丝如何获取新票

知情人曝北电校友评价翟天临事件:死揪着小过不放是红眼病

李晨范冰冰低调不同框 但张馨予却开始高调秀恩爱了

翟天临学术不端风波后将何去何从?其实他没你想的那么不堪

三全水饺检出猪瘟最新进展,非洲猪瘟感染人吗怎么预防

刘德华自费申请红馆档期怎么回事?刘德华什么时候红馆再开演唱会

北大确认翟天临学术不端全文曝光,翟天临学术不端完整事件严重吗

跑男邓超陈赫退出有苦衷?跑男新一季有邓超鹿晗吗?

歌手2019最新一期排名 歌手20190215期哪位歌手被淘汰

张杰为何不参加妻子的浪漫旅行2?谢娜5个字爆出原因

歌手补位歌手官宣竟是她!洪涛邀请五年与王菲莫文蔚齐名

北大确认翟天临学术不端!北大对翟天临的处理结果是什么

情人节约会赵丽颖太磨叽 冯绍峰这个小举动暴露感情状况

椰树我从小喝到大不违反广告法 海南椰树集团2019年椰汁广告怎么了

版权所有© 惠民小程序